每日熱文:退學(xué)重考后,人生道路會(huì )得到修正嗎?

來(lái)源: 騰訊網(wǎng) 2023-07-02 18:12:49

退學(xué)重考后,人生道路會(huì )得到修正嗎?

在一所985大學(xué)理工科專(zhuān)業(yè)讀了三年后,孫睿決定退學(xué),重讀文科,24歲的他正在等待高考成績(jì)。文圖無(wú)關(guān)。 (視覺(jué)中國/圖)


(資料圖片)

孫睿決定從那所985大學(xué)退學(xué)。

想法在腦中盤(pán)桓已久。在讀了一年大一和三年大二后,他再難忍受不斷循環(huán)讀大二的死結。2017年,他被一所西南名校的土木學(xué)院錄取,很快感受到不適配。高中時(shí),父母拒絕在他的文科選科表上簽字,浸在理工科“簡(jiǎn)單符號間的復雜運算”中,孫睿時(shí)常感受到一種文化上的饑渴。

大一下學(xué)期,他陸續掛掉了包括大學(xué)物理、高等數學(xué)在內的一些通識類(lèi)基礎課。專(zhuān)業(yè)課也難以應對:他所在的專(zhuān)業(yè)要學(xué)工科里的10門(mén)力學(xué),有些課程80%的內容要用到艱深的數理運算。

退學(xué)與勉力維持現狀的天平,終于在一節流體力學(xué)的實(shí)驗課上失衡。他看著(zhù)同學(xué)們做實(shí)驗,寫(xiě)報告,像在玩一堆數字游戲。他抄一抄就能過(guò)關(guān),仍深覺(jué)自己像人群里一只不會(huì )爬樹(shù)的猴子那樣突兀。他說(shuō),解決困境通常遵循線(xiàn)性邏輯,困難越大,投入越多努力即可??稍谀且豢?,孫睿喪失了行動(dòng)力。

他向輔導員和家長(cháng)提出退學(xué),遭到反對。按照學(xué)校的規定,本科生的最高修讀年限是八年。他還剩四年時(shí)間去夠一個(gè)學(xué)位,遠未觸及那條不得不退學(xué)的紅線(xiàn)。輔導員提議,讓他休學(xué)一段時(shí)間,調整狀態(tài)。休學(xué)的三個(gè)月里,他背著(zhù)書(shū)包,去了趟新疆,全程靠硬座和搭車(chē)、拼車(chē)的方式窮游,試著(zhù)找回自己的行動(dòng)力。開(kāi)學(xué)后,他立馬退了學(xué)。

理工科課業(yè)繁重。在大學(xué),他曾抽空旁聽(tīng)過(guò)一些人文學(xué)科的課程。他說(shuō),那些課程就像櫥窗里的商品,而自己像一名站在櫥窗外的流浪漢,很羨慕,但無(wú)法購買(mǎi)?!埃ㄔ诖髮W(xué)里)時(shí)間本身在我看來(lái)是無(wú)法實(shí)現自己的價(jià)值的,我感覺(jué)像是被迫完成一項表演性的工作,把這道題做了,獲得了畢業(yè),(就大功告成了)?!睂O睿說(shuō)。

如今24歲的孫睿正在等待自己的高考成績(jì)。退學(xué)兩年了,他改學(xué)了文科,一切似乎都回到了他想為人生設定的軌道。他不是沒(méi)有分析過(guò)其中的利弊——遠離高中的內容太久,難以考到曾經(jīng)的分數;再讀完四年大學(xué),年齡上的劣勢會(huì )遠大于旁人。但他并不后悔自己的選擇。

退學(xué)重考后,人生道路會(huì )得到修正嗎?南方周末記者采訪(fǎng)了多位退學(xué)重考的大學(xué)生和研究生,他們的回答有一個(gè)共同點(diǎn):那或許是一次填補遺憾、糾偏人生的機會(huì )。

打開(kāi)那個(gè)名為退學(xué)的開(kāi)關(guān)

某藝術(shù)類(lèi)院校畢業(yè)生郭語(yǔ)仍然記得五年前的那次退學(xué)談話(huà)。那時(shí),她還在北方一所鐵路類(lèi)院校讀大一。她是浙江第一屆新高考生,不分文理,擅長(cháng)文科的她選了一門(mén)技術(shù),因此可以填報部分理工科專(zhuān)業(yè)。志愿填報很大程度上被父親的意志左右。父親是鐵路局的員工,為她挑選了一所鐵路類(lèi)院校的工程技術(shù)專(zhuān)業(yè)。

郭語(yǔ)更想讀藝術(shù)類(lèi)院校的編導專(zhuān)業(yè)。高三時(shí),她無(wú)意間了解到編導,在興趣之下兼報了藝術(shù)類(lèi)。在沒(méi)有藝考機構輔導的情況下,她順利挺進(jìn)華東一所藝術(shù)類(lèi)院校的三試,但因為不熟悉考試內容和流程,以5分之差遺憾敗北。

高三那個(gè)暑假,她曾猶豫是否復讀,但想法很快被畢業(yè)季解脫、松散的氛圍沖淡?!皼](méi)有那個(gè)勇氣,不敢作那個(gè)決定,我怕我會(huì )失敗”。

大學(xué)最終以與期待相反的面目展開(kāi)了。理工類(lèi)課程令人頭痛,她不清楚類(lèi)似工程制圖的課對她的人生能產(chǎn)生什么意義。在課堂上或課后,她讀吳念真的散文、麥基的《故事》,以及一些講編劇方法的書(shū)。鐵路類(lèi)院校規章嚴格,早上6點(diǎn)半必須起來(lái)晨跑,被子得疊成豆腐塊,床單和被套要弄出棱角,地上不允許有一根頭發(fā),桌面不能有一個(gè)雜物。這和她散漫自由的天性相悖。

離開(kāi)的念頭在孕育。大一上學(xué)期結束,她又去了趟那所藝術(shù)院?!俺ァ?。在校門(mén)口,一位女老師把她當成了本校學(xué)生,送給她一張奧德賽相關(guān)戲劇的票。她退掉了當晚的高鐵票,在劇場(chǎng)看完那出戲,確認“這就是我想要的人生追求”。

她決定退學(xué)重考。最差的情況無(wú)非是考不上編導,再走一遍文化類(lèi)錄取。她說(shuō)服母親在退學(xué)文件上簽字,兩個(gè)人瞞著(zhù)父親,辦理了退學(xué)手續。

退學(xué)談話(huà),班主任試圖說(shuō)服她:你都已經(jīng)讀了一個(gè)學(xué)期了,退學(xué)是在折騰,浪費時(shí)間。編導類(lèi)專(zhuān)業(yè)以后工作不穩定,女孩子找一個(gè)安穩的工作比較好。

“我當時(shí)就覺(jué)得無(wú)法溝通?!惫Z(yǔ)對南方周末記者說(shuō)。

從北京一所211大學(xué)退學(xué)的張頤共享了類(lèi)似的心路歷程。

高考填志愿,張頤所在的省份,最多可以填96個(gè)志愿,以“專(zhuān)業(yè)+學(xué)?!表樞蚺帕?,按分數高低錄取。她想優(yōu)先選漢語(yǔ)言文學(xué)、戲劇文學(xué)和法學(xué)類(lèi)專(zhuān)業(yè)。父親沒(méi)和她商量,擅自調換了兩個(gè)志愿的順序,她最后被北京某211大學(xué)的公共管理專(zhuān)業(yè)錄取。她數學(xué)不好,學(xué)起來(lái)有些吃力。

對于不滿(mǎn)意專(zhuān)業(yè)的大學(xué)生來(lái)說(shuō),解決困境主流途徑有兩種:轉專(zhuān)業(yè)和跨專(zhuān)業(yè)讀研。但兩條路對張頤來(lái)說(shuō),都行不通。

她嘗試換個(gè)專(zhuān)業(yè),但被嚴格的轉專(zhuān)業(yè)機制攔在門(mén)外。在那所211大學(xué),轉專(zhuān)業(yè)需要通過(guò)所在學(xué)院和意向轉入學(xué)院的雙重考核。她告訴南方周末記者,學(xué)院對轉專(zhuān)業(yè)的明文規定是學(xué)分績(jì)達到前30%,系里一共一百多號人,最后院里允許轉出的只有三五個(gè)。再剔除掉沒(méi)能通過(guò)意向學(xué)院筆試、面試的,只有一兩個(gè)人能順利轉成。

而跨專(zhuān)業(yè)讀研意味著(zhù),需要忍耐四年,才能爭取一個(gè)換專(zhuān)業(yè)讀研的機會(huì )。張頤拒絕漫長(cháng)的等待?!拔耶敃r(shí)很迫切的一個(gè)想法是,盡快地學(xué)我自己想學(xué)的專(zhuān)業(yè)?!彼龑δ戏街苣┯浾哒f(shuō),如果繼續等待,“這會(huì )讓我覺(jué)得整個(gè)大學(xué)生涯都被浪費掉了?!?/p>

畢業(yè)季來(lái)臨,部分學(xué)生卻逆水行舟,選擇重新高考或考研,試圖修正人生方向。 (視覺(jué)中國/圖)

領(lǐng)取一套新的人生劇本

對一部分人來(lái)說(shuō),退學(xué)重考確實(shí)能為自己的人生換取一套新劇本。

2021年9月,周施琳辭掉了一所建筑類(lèi)企業(yè)的HR工作,到湖南一所綜合類(lèi)大學(xué)讀研。入學(xué)的機會(huì )來(lái)自考研調劑,她原本考的是北方一所財經(jīng)類(lèi)大學(xué)企業(yè)管理專(zhuān)業(yè)的研究生,但沒(méi)過(guò)A區國家線(xiàn)。

學(xué)歷膨脹的年代,周施琳一直對自己的本科學(xué)歷不太自信。為了上岸,她付出了艱難的努力。從2021年7月起,她維持一種魔鬼作息:每天凌晨4點(diǎn)半起床,學(xué)習到7點(diǎn)50去上班,下午5點(diǎn)下班后,從晚上7點(diǎn)一直學(xué)到11點(diǎn)。午休時(shí)間也不放過(guò)。

調劑后的專(zhuān)業(yè),和自己想報的專(zhuān)業(yè)在同一個(gè)一級學(xué)科下面。她起初感受到的是可以上學(xué)的喜悅。拿到課表、瀏覽完導師們的研究領(lǐng)域后,她發(fā)現兩個(gè)專(zhuān)業(yè)的培養重點(diǎn)不盡相同。她想在人力資源領(lǐng)域深耕,但調劑后的專(zhuān)業(yè)更偏向于財會(huì )。

那不是她感興趣的內容。她決定再考一次研。2023年,她踩線(xiàn)進(jìn)了理想院校的理想專(zhuān)業(yè)。以前只有本科學(xué)歷,“覺(jué)得沒(méi)自信,自己處在山腳,當我考上,我會(huì )覺(jué)得我已經(jīng)走在山的半途了?!彼f(shuō),扛住壓力退學(xué)重考,達成心儀目標,讓她變得更自信了。

但并非所有退學(xué)重讀的人,都能讓人生如己所愿地駛入平順的航道。

楊北辰在南方一所理工類(lèi)大學(xué)讀了四年材料學(xué),很早就開(kāi)始準備換專(zhuān)業(yè)讀研。他所學(xué)的材料專(zhuān)業(yè),因就業(yè)不好被戲稱(chēng)為“四大天坑”(生化環(huán)材,即生物工程、化學(xué)工程技術(shù)、環(huán)境科學(xué)與工程、材料科學(xué)與工程)。對于部分就業(yè)老大難的理工科學(xué)生來(lái)說(shuō),“轉碼”——轉行寫(xiě)代碼一度是一個(gè)熱門(mén)選項。楊北辰記得,幾年前,很多社交平臺都彌漫著(zhù)對計算機專(zhuān)業(yè)的狂熱?!白x一個(gè)計算機碩士,畢業(yè)年薪白菜價(jià)能拿20萬(wàn)-30萬(wàn)?!边@激發(fā)了他對這個(gè)專(zhuān)業(yè)的熱情。

第一次考研,他沖擊華東某雙非高校的計算機碩士,他發(fā)現,“競爭太激烈了”,沒(méi)過(guò)復試分數線(xiàn)。最后兜兜轉轉,又調劑回了本校的材料學(xué)。他寬慰于,自己起碼還能再上三年學(xué),但仍然迷茫,“不知道自己真正想做什么”。如今再回顧,他說(shuō)當年一頭扎進(jìn)考研戰場(chǎng),多少帶點(diǎn)盲目,是被身邊人一起擁著(zhù)往前走。

一位從985院校退學(xué)的碩士生向南方周末記者分析這種心態(tài):“從小到大,大家一直處在一個(gè)競爭性的體系里,千軍萬(wàn)馬過(guò)獨木橋,好像把別人一個(gè)一個(gè)擠下去,自己才會(huì )獲得勝利。大家會(huì )認為,從橋上掉到橋下的過(guò)程是非??膳碌?,橋下就是萬(wàn)丈深淵的感覺(jué)?!?/p>

楊北辰起初自我暗示,好好度過(guò)研究生生涯,同時(shí)計劃學(xué)一些編程知識。在他所在的大學(xué),研究生的畢業(yè)要求還算寬松:發(fā)一篇二區SCI的論文,畢業(yè)再寫(xiě)一篇大論文。理工科研究生有科研任務(wù),他的實(shí)驗室日常重復而單調,不停地磨金相、拋光,“大量的技術(shù)性勞動(dòng)”。

“可能我不太喜歡做科研。我的目的也不是為了研究出什么東西,當時(shí)的目的就是為了發(fā)論文,然后畢業(yè)?!?/p>

他決計畢業(yè)后不從事本專(zhuān)業(yè)的工作,但又要泡在實(shí)驗室里消磨時(shí)間,做的一切看上去都像無(wú)用功?!澳悴幌雽W(xué)這個(gè)東西,不喜歡,還得非要學(xué)”。擰巴到了研二下學(xué)期,楊北辰?jīng)Q定退學(xué),再考一年計算機碩士。

第二次考研依舊以失敗告終。他跑去深圳找工作,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運營(yíng)、產(chǎn)品崗位,挨個(gè)投一圈?!罢垓v”的幾年在他的簡(jiǎn)歷上留下了痕跡。他面試過(guò)一家主營(yíng)跨境電商的公司,對面是個(gè)四十多歲的女面試官,聊起退學(xué)經(jīng)歷,對方表示難以理解。結束后,面試官對他說(shuō):“如果不是因為你退學(xué),我當場(chǎng)就把你錄用了?!?/p>

“但我覺(jué)得退學(xué)這個(gè)決定我一點(diǎn)都不后悔,反而會(huì )很慶幸?!睏畋背綄δ戏街苣┯浾哒f(shuō),“我覺(jué)得人的感受是很重要的,你不想要做的事,就可以不去做?!?/p>

坦然接受一切后果

“現在的年輕人很大程度上都是被一種外在的進(jìn)程和指標(推著(zhù)走),支撐著(zhù)所剩無(wú)幾的個(gè)人意志?!睂O睿說(shuō),退學(xué)后的第一年,他并未選擇任何一個(gè)復讀機構。他自認為看透了高考的本質(zhì),“沒(méi)有任何生產(chǎn)性,把年輕人的精力和意志力消耗成一個(gè)可以供外界評價(jià)的數字?!彼麆偼藢W(xué),“對復讀非常排斥”。

他把那一年視為自我調整的gap year(間隔年)。他考慮過(guò)出國讀書(shū),但因為理想的專(zhuān)業(yè)是漢語(yǔ)言文學(xué),去境外留學(xué)并非良選。他也試著(zhù)去應聘,但接受他的大多是一些銷(xiāo)售崗。他轉念,想著(zhù)或許能做一做自由職業(yè),報了網(wǎng)上的編劇班。效果難如人意。

靠速成的方式學(xué)寫(xiě)劇本,在市場(chǎng)上難以求得好結果,同時(shí)也很難讓自己滿(mǎn)意,最后發(fā)現,“無(wú)論求職還是自謀生路,都很困難”。受到現實(shí)的掣肘,孫睿發(fā)現“可能唯一的選擇還是重新參加一次高考”。

只是這次,孫睿對大學(xué)的設想不是局限在一張文憑,而是想找到一個(gè)符合自己志趣的、能夠充分發(fā)展的空間。

退學(xué)重考后,張頤從原來(lái)的211大學(xué),“掉”到了現在這所雙非院校。所幸專(zhuān)業(yè)是她想要的法學(xué),對于現狀她還算滿(mǎn)意。很多人問(wèn)過(guò)她,能否接受之中的落差。她搖搖頭。她說(shuō),自己曾經(jīng)迷戀那種標準化的升學(xué)路徑:一路的985本、985碩,加上國外名校PHD,仿佛那才是人生標配。她曾經(jīng)迷戀過(guò)名校光環(huán),現在覺(jué)得,學(xué)歷為因、能力為果的思維,實(shí)際上是一種邏輯倒置。

她的經(jīng)歷在社交媒體上吸引了很多人的問(wèn)詢(xún)。她發(fā)現,很多人都有退學(xué)重考的念頭。有一個(gè)家境不好的學(xué)生,學(xué)小語(yǔ)種專(zhuān)業(yè),想退學(xué)重新考法學(xué),理由是小語(yǔ)種就業(yè)不甚樂(lè )觀(guān),而法學(xué)類(lèi)專(zhuān)業(yè)日后薪資的天花板更高,能持久地緩解她的家庭經(jīng)濟困局。

一位從高一開(kāi)始就立志學(xué)習法學(xué)的同學(xué),報志愿時(shí)遭到父母反對,以為到了大學(xué)矛盾就能消弭。結果,內心對理想的偏執,讓他難以繼續學(xué)業(yè)。最后,他真的退學(xué)重考了。

在私信里,這位同學(xué)對張頤說(shuō):他能坦然接受復讀的一切結果,這是一場(chǎng)對自己的救贖,無(wú)論結果如何都無(wú)悔。

“會(huì )擔憂(yōu)退學(xué)重讀所付出的時(shí)間成本嗎?”南方周末記者幾乎問(wèn)了所有受訪(fǎng)者這個(gè)問(wèn)題。

“像時(shí)間成本這種東西更多是外在的標準,站在社會(huì )的視角看自己,把自己的生命體驗量化。但是站在我自己的角度的話(huà),人生總是會(huì )有各種各樣的起伏,即便是不太順利的過(guò)程,也是寶貴的體驗,這就是我的生活,我的人生本身,我的生命歷程,不會(huì )覺(jué)得很可惜,只是覺(jué)得有一個(gè)很不錯的經(jīng)歷?!睂O?;卮?。

“我覺(jué)得眼光要放長(cháng)遠,不能只盯在當下這個(gè)階段。我覺(jué)得很多人想要的結果一直都是自己剛開(kāi)始想要的,但又一直把自己想要的結果后置,想著(zhù)后面再說(shuō),但很多事情拖著(zhù)拖著(zhù)就沒(méi)有了?!惫Z(yǔ)對南方周末記者說(shuō)。

這個(gè)畢業(yè)季,郭語(yǔ)剛剛從那所藝術(shù)類(lèi)院校畢業(yè)。她現在在一家新媒體公司做編導,工作內容大致是用電影的思維拍短視頻,對未來(lái)仍有一些迷茫。她說(shuō),這些迷茫都在合理的范疇之內,如果當初沒(méi)有退學(xué),自己或許會(huì )在鐵路類(lèi)單位做文員。她慶幸現在的選擇,因為文員的迷茫,實(shí)在離自己想要的生活太遠太遠了。

(應受訪(fǎng)者要求,文中人物皆為化名)

南方周末記者 潘軒

關(guān)鍵詞:

你可能會(huì )喜歡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