劉釗:世上沒(méi)有神仙卻有神仙般的先生 | 迎接第39個(gè)教師節

來(lái)源: 文匯網(wǎng) 2023-09-09 08:07:47

裘錫圭(左)與劉釗合影。

在這個(gè)世界上,每個(gè)人都只能陪我們走一段路,而教師正是在我們最需要陪伴和引導的那個(gè)階段陪伴在我們身邊的關(guān)鍵人物。好的教師會(huì )不經(jīng)意間點(diǎn)燃學(xué)生的心靈,照亮學(xué)生的一生。今年9月10日是第39個(gè)教師節。中國教師的腳步一直與民族復興、國家富強緊緊相隨,他們堅守“躬耕教壇、強國有我”的志向和抱負,堅守三尺講臺,潛心教書(shū)育人,將為人治學(xué)的精神、對育人傳統的堅守一代代傳承下去。日前,獲評第三批“全國高校黃大年式教師團隊”的復旦大學(xué)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負責人劉釗教授,中國首位穿越北冰洋的女航海駕駛員、上海海事大學(xué)副教授白響恩,堅守特教崗位27年的華東師范大學(xué)附屬盧灣輔讀實(shí)驗學(xué)校教師丁華英,上海市真北中學(xué)副校長(cháng)、普陀區語(yǔ)文學(xué)科帶頭人吳鐘銘接受記者采訪(fǎng),暢談生命中對他們影響至深的那些諄諄師者。

講述人:劉釗(復旦大學(xué)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主任,第三批“全國高校黃大年式教師團隊”成員)


【資料圖】

每個(gè)人的人生中遇到的老師,都會(huì )給自己帶來(lái)影響。我讀碩士、博士時(shí)的導師姚孝遂先生、林沄先生,我工作后跟隨的裘錫圭先生,他們都給我帶來(lái)很大的影響,尤其是裘先生。世界上沒(méi)有神仙,但是裘先生從學(xué)術(shù)到人品道德都可以說(shuō)是神仙一般的存在,不僅影響了我,也影響了我們整個(gè)團隊,在我們中心18位老中青組成的團隊中,裘先生可以說(shuō)是學(xué)術(shù)核心和精神領(lǐng)袖。

看似“不近情理”背后的溫暖

之所以說(shuō)裘先生是神仙一樣的老師,是因為裘先生做人的底線(xiàn)很高。他平時(shí)常說(shuō),人不行,肯定做不成一流的學(xué)問(wèn)。平常我們團隊的人都知道,有任何請托的事情都不要去找裘先生,因為一定會(huì )被他拒絕,甚至會(huì )被批評。

裘先生有時(shí)候讓人覺(jué)得有點(diǎn)“不近人情”。過(guò)去他親自帶學(xué)生,學(xué)生每次去他家,即便大冬天等在門(mén)口都會(huì )緊張得汗流浹背,甚至兩腿篩糠一樣地抖,因為如果被裘先生發(fā)現書(shū)讀得不好,他會(huì )怒氣沖沖,甚至有“你這樣是讀不下去的,你退學(xué)吧”這種讓學(xué)生很恐懼的訓誡。話(huà)雖這樣說(shuō),但是裘先生的學(xué)生如今回憶起來(lái),卻都認為正是裘先生的嚴格讓自己養成了凡事不敷衍的習慣。這應該就是裘先生對學(xué)生的另一種愛(ài)。

“不近人情”的另一面,更是對年輕人發(fā)自?xún)刃牡年P(guān)愛(ài)。

上世紀70年代末,我讀本科時(shí)就從報紙上讀到了裘先生的事跡。讀研究生時(shí)我對古文字考釋經(jīng)常產(chǎn)生出自己的一些思考,就給素未謀面的裘先生寫(xiě)信,裘先生回信告訴我他的看法,并提示他自己的研究結果。后來(lái)我就常常寫(xiě)信給裘先生,偶爾還請他幫我復印一些我自己找不到的文章,裘先生每次都很及時(shí)地把文章復印了寄給我?,F在我都覺(jué)得很難想象當時(shí)已經(jīng)很有名望的裘先生會(huì )對我這樣一個(gè)小小的研究生“有求必應”,而后來(lái)我跟隨在裘先生身邊工作時(shí),更是體會(huì )到了裘先生對年輕人發(fā)自?xún)刃牡年P(guān)愛(ài)。

曾經(jīng)在網(wǎng)絡(luò )上引起關(guān)注的蔡偉,是錦州的一個(gè)三輪車(chē)夫,因為對古文獻的熱愛(ài),一直自己鉆研。有一次他寫(xiě)信給裘先生,解釋清楚了一個(gè)學(xué)界一直沒(méi)有解決的問(wèn)題,裘先生對他贊不絕口。于是,在我們整理馬王堆帛書(shū)時(shí),裘先生就讓我把他叫來(lái)一起參與工作。整理工作結束時(shí),裘先生多次向我囑咐:“我觀(guān)察過(guò)了,蔡偉是個(gè)讀書(shū)種子,應該給他提供一個(gè)讀書(shū)的機會(huì )?!焙竺娴氖麓蠹叶贾懒?,經(jīng)過(guò)教育部批準,蔡偉破格成了裘先生的博士,并順利畢業(yè),從此走上了專(zhuān)業(yè)的研究道路。

超脫來(lái)源于對做學(xué)問(wèn)的專(zhuān)注

之所以說(shuō)裘先生是神仙一樣的老師,更是因為裘先生對于做學(xué)問(wèn)的純粹,使得他超脫于世俗之外。

裘先生做學(xué)問(wèn)有著(zhù)超乎常人的認真,我們不管誰(shuí)拿文章給裘先生看,都必須非常小心仔細,因為一旦有錯,不管是誰(shuí),都會(huì )被指責。有時(shí)即使我們只是念錯了一個(gè)字,哪怕音調不對,裘先生聽(tīng)到都會(huì )糾正,有時(shí)還會(huì )專(zhuān)門(mén)打電話(huà)來(lái)指出。我們中心的很多人都接到過(guò)這樣的電話(huà)。

在裘先生看來(lái),研究文字的人連字都讀錯是不應該的。而我們只要是把帶字的紙給他看,他都會(huì )反復仔細閱讀。曾經(jīng)有一位同事要調離我們中心,我按照慣常流程向人事處提交一份報告,說(shuō)明原因。上交前,我帶去讓裘先生最后過(guò)目,沒(méi)想到,這樣一份報告,裘先生帶著(zhù)我改了一個(gè)多小時(shí),最后把里面的每一個(gè)字、詞、語(yǔ)氣都改到最合適。

不熟悉裘先生的人會(huì )覺(jué)得他要求太嚴苛,難以接受,但我們都習以為常。因為裘先生對自己更嚴格。

在我們的研究領(lǐng)域里,有時(shí)候文章發(fā)表后,會(huì )發(fā)現觀(guān)點(diǎn)跟別人重了。一些人的處理方法是找一個(gè)合適的時(shí)機表明一下,但是裘先生一定會(huì )馬上表態(tài),一定會(huì )道歉,表示這是不應有的疏忽。如果還沒(méi)刊印,就在文章后加上補白、附記。如果文章已經(jīng)刊印了,在重新收錄文集時(shí)會(huì )專(zhuān)門(mén)說(shuō)明。

裘先生對于自己的錯誤也從來(lái)不回護。2018年,他曾在我們中心網(wǎng)站上發(fā)文章,表明自己2012年發(fā)表的一篇論文作廢。因為隨著(zhù)不斷有新的考古發(fā)現,他發(fā)現這篇論文有誤,并且表示當時(shí)論文寫(xiě)作時(shí)因為可比較的資料較少,文中恐還有很多錯誤,所以特地把糾正的文章發(fā)表在中心網(wǎng)站上,請大家多批評,以便改正。在他看來(lái),一位文過(guò)飾非的教授,絕對不是真學(xué)者。

研究古文字是往過(guò)去跑,跑得越遠越好,裘先生的這種執著(zhù)有些人也許會(huì )覺(jué)得太過(guò)執念于傳統的道德觀(guān)念,甚至太迂腐。但是對我們來(lái)說(shuō),學(xué)術(shù)生命的延續與人的生命傳承是一樣的,正是裘先生這樣的道德人品和學(xué)術(shù)精神才是我們傳承下去的最大財富。

關(guān)鍵詞:

你可能會(huì )喜歡: